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论文
刘咏志-易医与五行

易医与五行

中国易医科学研究院 院长——刘咏志

五行学说实是阴阳五行,五行的阴阳性或阴阳关系就是具体的自然事物的普遍法则,即自然系统法的具体性。五行学说具有理论意义、具体实用意义和方法论意义,五行学说是以系统法为原则和指导的理论方法,是系统法的具体运用,可称为阴阳五行。阴阳五行学说中五行的物质意义虽然较朴素,但其可贵之处在于对自然系统法的揭示和高度有效的运用,蕴藏着深厚的系统法思想。五行的阴阳性或阴阳关系,即五行系统法的具体化,古人总结了三条规律:一、五行的相生相克

二、五行的制化胜复

三、五行的相乘相侮

下面对这三条规律的关于自然系统法的现代意义,作一些具体的阐述。

1、五行学说的相生相克是系统关系相互联系、维持相互平衡的系统状态,即和谐化或稳态系统(不易)。五行相生相克观就是五行的阴阳论,实是系统法。相生相克指事物相互对待、包含、统一、演化、产生的关系。相生,就是相互资生、相互促进、相互助长的意思。相克,就是相互包含、相互克制、相互制约,维持平衡作用。不能把相克简单地理解为相互抑制、相互制约,而应注重相克的包含、平衡作用,即使以抑制或制约而论,也是为了达到平衡作用。五行的每一行的生克关系具有对应性、层次性和无穷无尽的作用关系,表现了事物的系统性或系统关系。五行又构成了对宇宙的总体系统说明,五行中的每一行由于既生别行,又被别行所生;既克别行,又被别行所克,相互保持平衡,在总体上呈现系统的稳态或和谐化。相生相克对于事物的正常生化与发展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和法则,一切自然事物的系统稳态发展,不能没有相生,也不能只有相生而无相互平衡、制约。若无相生,则生长发展无源,若无制约则必然会出现某一极或某一方面的过度亢盛而为害。

    五行相生相克具体地阐明了自然事物系统的稳态与正常情况,是对系统理论揭示的一个具体方面。相生含有相互资生、促进、助长之意,五行相生关系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循环往复,并由此形成相关、微妙、复杂、有序的关系。相克,含有相互包含、制约、平衡的意思,五行相克关系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循环往复,并且也形成相关、微妙、复杂、有序的关系。在相生关系中,任何一行都具有“生我”、“我生”的统一关系,生我者为母,我生者为子,所以相生关系又称之为“母子关系”。以木为例,生木者为水,故水为木之母;木生者为火,故火为木之子,余此类推。在相克关系中,任何一行都具有“克我”、“我克”的统一关系,我克者为“我所胜”,克我者为“我所不胜”,所以相克关系又称为“所胜”和“所不胜”的“相胜关系”。以木为例,木克者为土,故土为木所胜;克木者为金,故金为木所不胜。

    从古人对五行的具体阐述中可以看出,五行关系实是五行阴阳性或阴阳关系的具体化,相生相克关系充分展示了五行事物系统性或系统关系的稳态或和谐化的具体性,它是对事物系统一般正常状态的具体阐明。相生或相克过头以及相生相克不当会产生非常变化,事物的稳态被打破就会出现其它情况了。

五行的相生相克关系,是古人通过对自然事物的长期的观察、体认而归纳出来的,并非单纯地把相生相克看作五种物质转化,而是把它上升为自然事物之性的普遍概念,即具体说明了自然事物及其之间都具有属木、属火、属土、属金、属水之性以及相互有机统一的关系。显然古人已经充分鲜明地体认到自然事物的系统性或系统关系,是以个体性或整体性统一来看待自然事物的,其具体的揭示即阴阳五行物质世界观和认识论、方法论。在这里可以充分证实在古代中华民族已显示高度的智慧并高度体认到宇宙自然系统法。

上图高度体现了对自然揭示的物质系统性或系统关系及其稳态或和谐化。

    五行学说认为相生相克是事物的稳态或和谐化系统,没有生就没有事物的发生和成长,没有克就不能维持事物在发展变化中的平衡和稳态。相生相克的稳态或和谐化,生态平衡的维持、发展便是如此,中国古人早就总结了宇宙万物生态关系的经验。五行的生克理论从认识事物性质而成为一种科学的合乎自然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它在中医理论和治病中得到了科学实证。

    五行之间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关系,在中医学中还包括制化胜复的关系、相乘相侮的关系,五行的这些关系的根本是五行的阴阳关系以及由此展开的具体而丰富内涵。

    2、五行制化胜复是五行系统正常运行和反常盛衰情况下的协调、调整、控制机制以维持五行正常的相生相克系统,保证事物的正常生化和发展,即协调、调整、控制的系统(简易)。五行的制化、胜复是五行相生相克在中医学的运用和内涵的丰富,它主要讲正常情况下的相生相克,即“制化调节”,此外则是在反常情况下的“胜复”调节。兹将两种调节形式介绍如下:

(1)所谓制化调节,主要指五行关系在正常状态下, 通过相生相克的相互作用而产生的调节作用,又称之为“五行制化”。首先从五行的系统关系可以明显看出,任何一行或二行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向的,而是相互的,五行中任何一行都存在着“生我”、“我生”、“克我”、“我克”四方面的联系。以火为例,在正常情况下火受到水的制约,火虽然没有直接作用于水,但是火能生土,而土有克制水的作用,以使水对火的克制不致过分而造成火的偏衰。同时,火还受到木的资助,因此火又通过生木,以加强对水的克制,削弱水对木的滋生,从而使木对火的促进不会过分,保证不会发生偏亢。其它四行依次类推。

    五行的制化调节阐明了五行之间存在的生中有克,克中有生的有机联系,体现出五行之间相互化生又相互制约的协调统一规律。制是制约、协调与平衡,化是生化发展,即是说木能制土,火才能生化;火能制金,土才能生化;土能制水,金才能生化;金能制木,水才能生化。即是说,木能克土,土能生金,金又能克木,从而使木不亢不衰,因而能滋养火,使火能正常生化。火能克金,金能生水,水又能克火,从而使火不亢不衰,因而能滋养土,使土能正常生化。土能克水,水能生木,木又能克土,从而使土不亢不衰,因而能滋养金,使金能正常生化。金能克木,木能生火,火又能克金,从而使金不亢不衰,因而能滋养水,使水能正常生化。水能克火,火能生土,土又能克水,从而使水不亢不衰,因而能滋养木,使木能正常生化。五行之间的生与克是事物自身功能活动和相互作用的关系,没有生,就没有事物的发生和成长,没有克,就没有事物的协调和平衡,只有生中有克,克中有生,才能维持和推动事物的正常发展。五行学说认为正是这种生克制化才能调节并保持事物的系统平衡,因为相生相克的过程,也就是事物消长的过程,在此过程中经常出现的不平衡消长情况,其本身就是再一次的协调乃至平衡。

    五行的制化调节使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既不会太过,也不会不及,五行的生克制化维持五行之间不断化生与不断制约的运动变化,因而对维持事物协调、平衡、发展有重要意义。制化调节就是在动态、协调、平衡循环往复以及演化生成、无穷无尽中将事物的系统不断进行调整或协调。

    (2)五行的胜复调节。 所谓胜复调节主要是指五行关系在反常的情况,即在局部系统出现较大不平衡的情况下,通过相克关系而产生的一种大循环、总体系统的调节作用,它可使一时性偏盛偏衰的五行系统经过调节由不平衡再次恢复平衡。《素问·至真要大论》所说的“胜至则复,复已而胜,不复则害”,即指“五行胜复”而言。“胜”即“胜气”,是指因为某行之气太过所引起的对“已所胜”的过度克制,胜气一旦出现,势必招致一种相反的力量将其压抑下去,即所谓“复气”。《素问·至真要大论》又说:“有胜之气,其必来复也。”胜气重,复气也重,胜气轻,复气也轻,因此,五行在局部出现较大不平衡时便通过胜复调节,继续维持其总体系统的平衡。五行之间的胜复以一行之间依次逆向制约的终而复始为依据,即五行中任何一行失于平和而偏亢,便通过依次递相克制的强弱变化而复归于新的协调平衡。例如火气太过,作为胜气则过分克金,而使金气偏衰,金衰不能制木,则木气偏胜而加剧制土,土气受制则减弱制水之力,于是水便旺盛起来,而把太过的火气克伐下去,使其恢复正常,其它行也一样。五行之间的“胜复”又可称作“子复母仇”,以木旺为例,首先受木旺“胜气”之害的是土,“复气”金是土之子,母之败,子必救,此即“子复母仇”。

    从正常情况的制化调节和反常情况的胜复调节,可见系统的调节性、动态性、稳态性是相互转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它们之间又是一个系统关系。因此,系统的调整性是事物系统所具有的,一切系统不管存在状况怎样,都具有自身的调整性,动态系统可以通过调整或协调至稳态系统,稳态系统可以加强调节,保持稳态。由此可见,事物系统同时具有协调性、动态性和稳态性,只是显性不一样,它们都是事物系统性的具体内涵。

3、五行的乘侮关系。这是系统关系失去平衡以后出现的反常情况,相乘指五行的克伐太过,相侮指反克。乘侮关系即动态的系统(变易)。相乘和相侮是五行关系在外部因素的作用影响下所产生的反常现象,乘即乘虚侵袭或以强凌弱,侮即欺侮、侮弄。相乘即相克太过,超过了正常制约的力量,从而使五行系统关系失去正常的协调。此种反常现象的产生一般有两种情况:其一是被乘者本身不足,乘袭者乘其虚而凌其弱,如土气不足则木乘土(虚)。其二则是乘袭者亢极,不受它行制约,恃其强而袭其应制之行。如木气亢盛,不受金制,则木(亢)乘上,而使土气受损。图示如下:

 

            乘

    木------------------→土(虚)    此即木乘土虚

(正常水平)         (低于正常水平)

             乘

    木(亢)---------------→土(虚)  此即木亢乘土

(过度亢进)              (正常水平)

应当说明,“相乘”是在正常关系遭破坏以后的过度克伐。

    相侮即相克的反向,又叫“反克”、“反侮”,是五行系统关系失去正常协调的另一种表现,同样也有两种情况:其一是被克者亢极,不受制约,反而欺侮克者。如金应克木,若木气亢极,不受金制,反来侮金,即为木(亢)侮金。其二是克者衰弱,被克者因其衰而侮之。如金应克木,若金气虚衰,则木因其衰而侮金,即为木侮金(衰)。图示如下:

 

           侮

    金←-----------------木(亢)    此即木亢侮金

(正常水平)            (过度亢极)

                 侮

    金(虚)←-----------------木    此即木侮金虚

(低于正常水平)           (正常水平)

 

    五行若某一行之气(所谓气即功能)太过,便对其所胜(我克)之行过度制约而发生相乘,对其所不胜(克我)之行则发生相侮,即反克。若某一行之气不足,则克我之行必过度制约而乘之,而已所胜者,即我克之行必因我之不足而反克相侮。

五行的相生相克、制化胜复、相乘相侮都是五行系统关系的具体化,五行作为人类对自然事物的认识,随着人类科学的深化发展,将更为丰富,不管是五行还是其它的,都是自然,不管其关系如何都是系统意义。所以自然系统法是宇宙法则,是大道,阴阳五行及其具体的五行关系,都是人类通过对世界自然事物的揭示所体现的自然系统性或系统关系,无论今后科学如何再发展,概莫如此。这便是自然系统法对宇宙的高度体认和概括。

阴阳五行是关于自然事物系统关系的一般原理,在中国的思想学术中,对自然事物的系统性即事物的个体性或整体性的统一关系也有着深刻的揭示。

阴阳的对立统一是宇宙的一般规律,同时也是生命运动的规律,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同样也不例外的。现在我们都知道,太阳、地球活及其形成的气象变化,都能在生物体内引起反应。受自然界周期节律的影响,人类发现了生物钟、发现了药物在不同季节的药性,形成了独特的中医理论:医易同源。中医要做到察隐、回天、通变、万全,就必须穷理尽性、格物致知。必须上晓天文,下知地纪,方能中悉人事。延年治病的目的及原则就是调和阴阳。张景岳说:医道虽繁,一言以蔽之,曰阴阳而已。唐代孙思邈说 :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这些都是指出医易相通的基本意义。

祖国的医学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天地化育了万物,万物又在仿效天地而繁衍。每一个生命,不管它有多么巨大或是多么渺小,它们都是天地系统的一种模仿与再现。人类,作为天地之宠儿,完整而全面地秉承了天地的所有功能。因此,天地有什么,在人,也就会有什么。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有五行六气,人有五藏六腑。天地有阴阳,人体也有阴阳。在天地,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外为阳,内为阴。升为阳,降为阴。进为阳,退为阴。在人体,上为阳,下为阴。左为阳,右为阴。背为阳,腹为阴。动为阳,静为阴。

 阴阳,是天地的根本,也是人体生命的原因和内容。阴阳两种力量地不断更替,促成了生命的延续与再生。天地是一个大宇宙,人体,以及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其中的小宇宙。小宇宙的运行,需要完全依赖于大宇宙的存在与正常运转。同时,每一个生命,只有遵从天地的变化,顺应天时,才能够确保生存的安全与健康。与天地同呼吸,共步伐,达到“天人合一”,便是生存的最高境界。

天地需要更替,生命需要生长与蓄养并存。阳主生发,阴管储藏。阳,在白天运行,负责人体日间的活动。阴,于夜间流布,安顿人体夜晚的睡眠。如果阳出现了问题,人的精神就会受到影响,活动将要受到限制。阳过强,会使人张狂、躁动。阳不足,会使人萎靡、疲乏。阴过盛,使人沉寂缺乏活力。阴不足,使人无以蓄养。因此,阴阳平衡,是生命正常运行的保障,也是保持人身健康的前提.天地在阴阳分化之形成了五行。因此,五星的来源各有不同。人体在形成之中产生了五藏,所以,五脏的成分互不一样。五星的共同协作推动了整个天地的运行。五藏的协调配合维持了生命的不断延续。因此,五藏,不只是五个独立的脏器器官,而是五个完整的生命分级组织系统。它们各自承担着相应的特殊职责,通过相互配合,协调努力,共同完成了生命进程中的能量转化,从而维持生命的继续进行。五藏对于人体,不要求个体单项的突出,而只强调彼此之间的平衡。某项的独立盛强,就意味着另外一项的受克与被压制。因此,五行养生,旨在中和。以阴阳五行原理为指导的中医,就是一门维护和保持身体和谐、中正与平衡的医学。

天生五气,地生五味。人食五气五味以滋养五藏。然而,五气的分布四方各有长短,五味的生长各地均有差异。因此,以五味之盛长弥补天地之不足,达到个体生命体内的平衡,便是东方独有的圣人之学,也是五行养生的灵魂所在。中医的发展便由此而诞生。

根据中医阴阳平衡的理论,中和五行汤采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天然植物,按照天地阴阳,大小宇宙五行相生相克的最佳组合,提出了彻底治愈肝病的新概念。

现代科学虽然发达,人类依然离不开五行。五行孕育了生命,五行更与健康息息相关。

人体五脏亦属五行。五行、五色、五脏的现象为:肝属木,喜清凉。属绿色。如:大家都熟知绿豆清凉解毒。肝为人体的解毒器官。肝功能好,人体的毒素自然能排除,就不会有黑斑、青春痘、痔疮、皮肤病等等。肝火上升时,若不知清凉降火的话,火上加火就会转变成肝炎;肝炎若没医好就会转变成肝硬化;肝硬化若没有好好休养治疗,就会转变成肝癌。这就是肝癌三部曲。因此,多吃深绿色蔬果,能清肝解毒,对肝脏很好。深绿色蔬果如绿豆、萝卜叶、菠菜、青椒、奇异果、芹菜等等对肝脏都有帮助。五行汤是以五种成份颜色完全不同之蔬菜组合而成,五色分开、养份完全不重叠,而达到养份充足、均衡之目的。

依中医理论言:青(绿色的食物)者入肝、红(红色的食物)者入心、黄(黄色的食物)者入脾、白(白色的食物卜)者入肺、黑(黑色的食物)者入肾,五色滋润五脏。依五行学说言:肝属木、心(心包)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五行与五色对应为:青属木、赤属火、黄属土、白属金、黑属水,五行(木、火、土、金、水)、五脏(肝、心、脾、肺、肾)、五色(青、赤、黄、白、黑),五行合一,互为表里,产生不可思义的力量!

 

  总之对于任何疾病,无论其临床表现如何错综复杂,变化万千,都可以运用阴阳五行加以概括分析,辨证诊断,确定治则,选择方药,正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所云:“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