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论文
黎照标——阳宅坐向问题探讨

阳宅坐向问题探讨

 

 

海南省  黎照标

 

 

 

关于阳宅坐向问题,迄今为止仍是堪舆学上的一个内在机理未明的复杂问题。古时建房结构简单,多在朝向方开门,屋向与门向一致,坐向容易分辨。现代都市楼房千姿百态,有方形、菱形、半圆形、多边形、连体形等各种形状,出现了多个朝向、多个门口、多个楼梯、多个电梯状况。进入楼内,各个套间的门口、客厅、阳台、窗口等通风透光处又朝向各异,把阳宅坐向问题弄得懵头转向。于是,关于阳宅坐向问题就产生了争议。翻开相关书籍就会看到:有的说以楼房的朝向方为向;有的说以大门方为向;有的说以楼梯口为向;有的说以电梯口为向;有的说以公路宽大那边为向;有的说以楼房的门牌号方为向;有的说以地势低的那边为向。此外,还有说以楼房内套间的入门为向、或以客厅为向、或以阳台为向,众说纷坛,莫衷一是。

阳宅坐向问题,是堪舆学上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峦头派讲究坐山向水,藏风聚气;玄空派以坐向为依据挨定九宫飞星;八宅派依靠坐向确定吉凶八位;金锁玉关以坐向确定砂水吉凶;三合派以坐向来合山峦水势;奇门派据坐向以适八门吉凶。总之,堪舆学的各门各派,都必须依据坐向来判断阳宅吉凶,由此去选购房子和建造房屋。如果阳宅的坐向问题都解决不了,何以谈堪舆?在高楼大厦巍峨矗立、争姘斗艳的今天,阳宅坐向问题也就成为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堪舆学也只有明确了阳宅坐向的内在机理,才能在现代建筑学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一、阳宅坐向内在机理

关于阳宅的坐向概念,一般泛指为:向是房屋朝向方,坐是房屋背后方,屋向一定,其坐也立。屋向的作用在于呼吸吞吐,屋坐的作用在于藏风聚气,房屋就是吸纳围聚气息的一种结构物体。人类从野蛮状态进入到文明时代后,懂得建房住宿以利生存,堪舆学逐渐形成。古人发现住宅除了通风透光之外,还感觉到了一种与空气不同的“气”的存在。“气”构成了气场,对居住者产生了直接影响。要弄清楚堪舆阳宅坐向问题,必须溯本追源,科学论证,才能获得正确答案。我们纵观先贤对堪舆学有关阳宅坐向方面内容的论述,大体可以受到如下启示:

1、“气”弥漫宇宙间,是堪舆学的本源问题

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之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道德经》)“道”(),弥漫于天地之间,是产生万物的精微物质。

易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周易·辞系》)先贤根据黄河马、洛水龟身上图形描绘出河图、洛书气场图,以此来指导实践活动。

2、“气”也在地中运行

郭璞曰:“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而止。丘垅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地有吉气,土随而起。支有止气,水随而比。势顺形动,回复终始。”(《葬经》)大地隆起成山脉、丘垅、冈阜,是由于地气丰厚而使然。“气”运行在地中因地势而聚止。

3、“气”在地中运行有顺行、逆行等状况及分优劣吉凶

头陀衲子曰:“生气行乎其中有聚、有散、有顺、有逆、有起、有止、有强、有弱、有浮、有沉、有过、有杂。”(《地理汇宗元女青囊海角经篇》)

缪希雍曰:“凡山,形势崩伤,其气散绝,谓之死;形势虽具,生气未舒,谓之枯。”(《地理正宗葬经翼》)

4、“气”与风水关系旨在通畅条达,藏风聚气

郭璞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 (《葬经》)“气”涌现地面受到风吹会消散,遇到河水会驻止。古人设法藏风聚气,使气息畅达。

5、地“气”和天“气”相结合形成阳宅坐向

明代蒋大鸿曰:“内气是宅内之方隅,外气是宅外之风水”,“呼吸须辨阴阳,化机总归一局,风之所吸,交类牝牡,如影随形,应若宫商,以响新答”。(《八宅天元赋》)

清代高见南曰:“凡地气,从下甫人,力深而缓;天气煦育人身,力浮而速。故阳宅下乘地之吉气,尤欲上乘天之旺气也。”(《相宅经纂》)

清代魏青江曰:“居处据坤灵之正位,脉络穴情,乘地气也;顺阴阳以开辟,水局门向,纳天气也。”(《宅谱指要》)

阳宅坐向作用在于屋纳地中之“气”,门吸天光之“气”,地天之“气”合,人居住平安。阳宅坐向由此产生。

总之,先贤者认为,宇宙间弥漫着一种精微物质,叫“道”,即“气”。“气”除了弥漫于空间外,还可在地底下流动。地下之“气”比地上之“气”更加丰厚。地“气”可顺行、逆行,有生气、凶气之分。房屋若有悖于“气”流就会犯上山下水,若建于凶气之上就会带来灾难。地下流动之“气”涌出地面受风吹会消散,遇到水会驻止,所以阳宅坐向须藏风聚气,明堂宽畅。房屋罩纳生旺之地“气”,大门吸收日照之天“气”,地天之“气”相合,人居住平安。气场分布情况,先贤用河图、洛书显示出来。

古人以上见解是否准确呢?

现代的科学人士用物理、化学的实验方法证实了古人的这种观点是正确的。张惠民先生在《中国风水应用学》中说:“何为‘气’?‘气’是超微粒子,是场,是波。”并介绍:1978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射电天文学家彭齐亚斯和威尔逊,他俩早在1964年就发现了弥漫于整个宇宙太空间的辐射,由此结论,万物皆源于这种“波”,即超粒子物质。这就是老子《道德经》中所讲的“道”,即“气”,是“万物之母”。人们还探索发现,“气”除了属于宇宙创生时宇宙背景微波辐射外,还包括星体的电磁辐射,太阳、月亮、北斗七星、二十八宿等星体,皆有电磁波辐射。这种电磁形成了宇宙磁力线。地球在自转和围绕太阳公转的运行中不断切割磁力线而产生巨大的电能。有电必生磁,有磁必生电磁波,地球将这种电能不断地存入地核中。因此地下磁波是空间磁波的100-500倍。由此说明了“气”除了弥漫于空间外,还流动于地中是正确的。此外,“气”的顺、逆运行,“气”分优劣吉凶,“气”因风水散聚,皆可得到印证。正如太阳上午东照、中午顶耀、下午西晒之理一样,大地气场会随着斗转星移的三元九运而发生不同方位的旺衰变化,房屋吸收旺气或衰气,对居住者会造成不同的影响。

由此,阳宅坐向问题内在机理可以明确了。一座屋子,当地基深嵌地下屋顶笼罩地面之后,地下流动的地“气”就会缓缓不断地涌入屋内,能量愈来愈大,形成强大压力。这种压力迫使地下之“气”必须要从房屋最薄弱的地方——大门流动出外,形成集汇式的强大的地“气”流。地“气”流出门外后逢洼地会积聚升腾,遇到河水会驻止聚集,并与空间弥漫的“气”一起在地表上形成丰厚的受日光作用的天“气”。天“气”在风的传媒下会被屋子大门吸收回来。屋内的地“气”和天“气”有机结合,使居家平安,兴旺发达。可见,房屋其实是一个使“气”能量积聚并阴阳结合的“罩器”,大门其实是地“气”和天“气”相结合的“通道”,阳宅坐向由此形成,这就是堪舆学上阳宅坐向的内在机理。阳宅坐向的关键点是在于大门而不是屋向,更不是套间的阳台、窗户、客厅。至于现代大楼的向口,由此推及,并不是大楼朝向,更不是套间的入门、客厅、阳台,而是门向。大楼之门致使地“气”流出又将天“气”吸入,楼房底层地“气”与天“气”结合后,在风的传媒下,顺着楼梯转辗攀升到楼顶,各层楼的各个套间皆吸纳这种天地之“气”,大楼的坐向道理也就在于此。

在阳宅坐向的问题上,堪舆门派甚多,各抒已见,观点不一。但好在各派都承认堪舆学的本源是“气”的问题,都承认河图、洛书是堪舆学的气场图。这就为我们在阳宅坐向问题的探讨上提供了从河图、洛书原理出发去形成共识的途径。

河图与洛书,表示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场分布状况呢?胡京国先生在《古易玄空学新探》中说:“河图反映的是以地球为中心的宇宙空间结构。”河图显示的气场,正是《易经》中所说的“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由于天、地之数,构成了宇宙的东西南北方位:一六为北,二七为南,三八为东,四九为西。图中数字,显示了气场随季节的变化状况。洛书与河图不同,洛书是大地气场图。胡京国先生书中说:“地面的整体气场,既有宇宙气场的成份,也有地球气场的成份,是两种气场的统一。”洛书是《易经》中描述的后天八卦图,气场状况主要是八十一步量天尺,也称罡步,具有统一性、方向性、时运性和阴阳顺逆性的特点,显现出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兑、八艮、九离的三元九运旺衰变化状况。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在于地面空间,更主要是地下“气”的流动方向。如说七运,为兑方旺,不仅仅是指地面空间兑方“气”息旺盛,更主要是指地底下“气”息往兑方流聚而形成的旺盛。这种气场变化现象,是天体星辰运动对地球作用的结果。由于兑方与震方是对立相通的关系,所以当兑方气场旺盛时,震方气场也同样旺盛,而二十四坐向中的其它各个方位,就出现了次旺、平、差、凶等不同气场的分布状况。如果七运建造房屋,大门朝向兑方或震方,不仅仅是罩纳旺盛地“气”流,吸收空间旺“气”息,更主要的是能吸纳因房屋“罩器效应”所升腾出地表的强大于空间“气”息100~500倍的受日光作后的阳性旺“气”,因为空间阳性旺“气”太稀薄了。这就是为什么不能以窗户、阳台、客厅做为房屋的向口,而应以大门做为向口的道理。

堪舆的各门派之中,在河图、洛书气场的运用方面,尤以玄空学专长,甚至可以说玄空学就是河图、洛书的表现形式。因此,我们在对阳宅坐向问题探讨上,可以用玄空学加以说明。下面再举事例,对阳宅以大门为向的机理予以印证。

二、阳宅坐向问题实践

人们在阳宅坐向问题上,很容易将房屋的朝向与门向两者混为一谈,产生误解。朝向,也叫屋向,是指房屋的正面向方,或开大门,或开小门,或不开门,或开对院子门;门向,是指房屋的对外出入大门,是屋的总气口。两者内涵虽然不同,但有时确会互相混合。有的房屋,朝向与门向完全一致,朝向就是门向。大门开在房屋的正中处,或往左边旁开,或往右边旁开,只要同一个方向,都算作朝向与门向一致。开正中的称“正门”,往左、右边旁开的称“边门”。这种房屋结构简单,以无围墙的建筑居多。有的房屋,朝向与门向不在同一个方向,在隅角开门或者在侧方开门。在隅角开门的称“角门”,例如房屋朝向南方,大门开在左边角的巽方或开在右边角的坤方。在房屋侧方开门的称“腰门”,例如房屋朝向为南方,大门却开在东方。这种房屋多以围墙建院开门,或者见于现代大楼建筑。堪舆学上对阳宅坐向问题发生争议,往往集中在朝向与门向不加分别的问题上。其实,房屋朝向方,只要开了门,且前方距离有二十步开外,就可以使“气”息畅达而独立成为坐向,勿管院墙开的“角门”或“腰门”。古时一步为五尺,二十步即为百尺,相当于现在的33米距离。《管氏地理指蒙》中说“千尺为势,百尺为形”,《相宅经纂》中说“气囿于形”,《教你如何看风水》)中说“阳宅周围30米以上”,都足以说明33米距离符合“形”的条件而使阳宅自成坐向。甚至仅距围墙25米左右已经基本达到这个条件了。这是指阳宅前方有围墙而言。至于城镇房屋,面临街道可不拘于此则。因为街道犹似河流,四通八达,“气”息已畅达,可为向方。如果房屋朝向距离围墙仅20米左右,仍应以围墙大门为气口来定坐向。假如房屋朝向距离围墙在25米左右,这时就会使房屋气场变得复杂化,朝向和门向“气”息皆有。这时,以大门或以朝向来判断房屋内事皆可。对比之下,以门向来判断为准。我们不妨以事例来加以说明。

《沈氏玄空学》上册记载的阳宅例子,一共有17例,其中7例是开“正门”的,7例是开“边门”的,3例是开“腰门”的。开“边门”的例子与开“正门”的例子同坐向断,但开“腰门”的例子却是有理可探。我们可以以腰门为气口去探究一下。开“腰门”的3例是图十四、图十和图七,分别分析如下:

见图十四:“湖塘下陈宅,亥山巳向,八运造。”

 

 “屋后有窑(烧制陶器的工场)三座,在戌乾亥方,巳方照墙,寅方开大门,门前有大湖放光茫,又有路直冲寅向。此屋住后,家主即吐血而亡,因乾方六九同宫,犯火克金,又有三窑火光透焰,真火又来克金,离色赤,乾为主,故家主吐血而亡也。寅方门二四同宫,二为姑,四为媳,又有直路冲门,门前大水为五黄,故主姑媳不睦而致讼,以六到艮宫,六为官事也。次子病后而哑,以巽为风为声,寅门四二五同宫,土塞声上,故主失音。中宫七二九同宫,书云‘阴神满地成群,红粉场中快乐’,故主姑媳不洁也。”

此屋八运坐向旺山旺向,仅仅因为屋前有照墙,屋后有三窑,就遭如此凶灾,令人不可思议!书中提供了“寅方开大门”的线索,我们不妨改变一下坐向,以大门气口为向来试试:

 

 

大门向寅方,是坐申向寅八运之宅,寅门有湖水放光,真正的犯上山下水格局,大凶之宅赫然显现。应凶于何?见乾方位639有三座烧窑,木生火烧6金,“家主吐血而亡”。巽方147有照墙堵塞,寅向门和中宫及坐山皆是2588为艮,25为病符,预示着小儿子应凶,“次子病后而哑”。所以以门向断事更加直接、简单、准确。

见图十例子:“胡宅,甲山庚向,七运造。”

 

“此屋丁方有一条直路而进,山颠水倒,本主不吉,且离方门前有直路冲进,又是二四同宫,定主姑媳不睦”。

此例提供了宅屋开“离方门”的线索,于是按此屋坐甲向庚,是为开“腰门”,相应是丙方开了大门,是坐壬向丙宅屋,七运,且看飞星图:

 

 

丁方路钭冲入屋门来,必冲犯离宫、巽宫和中宫,巽宫和中宫为斗牛。离宫和中宫皆有277为少女,2为坤,长嫂为母,姑媳之矛盾尖锐突出明显可见了。如若按照书中坐甲向庚,宅屋犯上山下水,山颠水倒,大凶灾祸,岂仅仅“姑媳不睦”而已。

图七:“某宅,子午兼壬丙,六运造。”

 

“此宅坐子向午,为地画八卦之坎宅,……便门开震,巽方进内屋,巽方二黑为孤阴,为坎宅之难神,坎宅水也,水被土克。再见一白同在巽宫,土克水也。一为魁星,主出读书人,今受土克,故读书将成,而病生水亏之证,恐夭天年。”

因为书中提供了“便门开震”线索,所以是为“腰门”,可以以门为坐向:

 

六运坐酉向卯之宅犯上山下水,大凶之象。应凶何事呢?中宫巽木克艮土,坐方艮土克坎水,皆主中男、少男因读书事将成而见凶。取信息比起书中方法断事,更加准确明快。

由此可见,房屋以大门为向,这个机理是经得起考验的。

以上三例为什么会出现书中用房屋朝向判断吉凶与我们以门为向来判断吉凶,信息竟然一致呢?其中原因上面已有所阐述,是房屋朝向前方的距离问题。房屋讲究“气”息通畅,这种屋向,明堂距离围墙在25米左右,因此屋向、门向信息皆存于屋内,都可反映出屋子信息来。但是,以屋向与门向两相比较,仍然看出门向信息比屋向信息更加直接、明快、准确。就是以屋向(屋有门)来断事,如果屋向明堂前距在百尺以上,也足以说明了以门为向说法的正确性。其实,古人已经觉察到了房屋大门气口的重要性,如1995年版的《沈氏玄空学》下册276页说:“气口,阳宅的总入口,即是大门。”书中“阳宅三十则”讲:“凡阳宅以大门向首所纳之气断吉凶”,“以大厦总入口定向”。但是,苦于不明阳宅坐向内在机理,忽略百尺可为坐向准则,纠缠不清屋向和门向概念,一临现场,不知所措,干脆“屋向与门向并重,先从屋向断,倘不验,再从门向断之”(同上书226页)。或者“则用大门向与正屋向,合两盘观之”(第226页),实在无奈之举!

我们不妨再运用现实生活中的实例来加以印证。

119996月,海南文昌唐先生帮人相宅,测屋朝向坐壬向丙,七运造(见下图示)。

 

 

屋前有庭院,另开门往甲方出入。唐先生从房屋朝向断事:居住健康,财丁两旺。但是,主人反馈:入住8年以来退财明显,主人病瘫。唐先生皱眉挠首,百思不得其解。我告知阳宅以大门为气口的机理。唐先生另以大门为向断事,是坐庚向甲,七运犯上山下水,故主人有灾难,唐先生恍然大悟。

220008月,我至琼海吕先生家作客。其屋背坡面塘,坐巽向乾,1985年建(见下图示)。

 

屋前围墙成庭院,开艮门出入。此屋若从朝向断,七运犯上山下水大凶。若从大门上断,气由艮门口出入,成为坐坤向艮宅,运星八、九在庭院,文昌“一四”坐坤宫和中宫,财丁两旺,书气芬芳。是凶是吉,我问吕先生。他说:入住几年后两个儿子分别考上国线,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单位好,婚姻也美满。

例3,20075月,我到海南海口市新埠岛考察一间1994年建的房屋,地势北高南低,房屋顺地势朝向坐亥向巳(见下图示)。

 

因房屋背临大街,主人为方便出入竟开了大门,屋前庭院仅开小门,以大门为向断,是坐巳向亥,七运犯上山下水,恰好符合山颠水倒格局,住后财丁两旺,身心健康。不料5年之后,庭院小门之外洼地,被人填高建起一座5层高楼,局部地域发生截然相反变化,成为巳高亥低的大凶格局,家中两位老人身患重病,3个儿子一拗、一赌、一疯,造成严重后果。

由以上实例可见,阳宅以大门气口来定坐向,是正确的。

三、大楼坐向基本类型

现代大楼与古代瓦房一样,都有着房屋的朝向和门向问题。但不同的是,现代大楼是多层建筑,陡然增添了大门口和楼梯口的新问题。现代大楼设计花样繁复,朝向与大门及楼梯常相分离,难以分辨坐向。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明确了阳宅以大门为向的内在机理,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整栋大楼以大门为向,相应其背为坐。楼梯在楼内的,大楼坐向不变。若楼梯口外露在外直接吸纳天“气”的,大楼分成两个坐向,一楼以大门为向,二楼以上各层皆以楼梯口为向,不可混淆。为方便对大楼坐向辨别,现将其复杂形式分类型如下:

第一种类型:大楼朝向与门向及楼梯口一致。例如,工厂、机关单位宿舍楼大多如此。长方形状,大楼朝向设有一个或多个楼梯口,拾级而上的各层各户套间所吸纳的都是这种统一的地天之“气”。对楼房宿舍吉凶判断除了整体大楼宏观上把握之外,又可再分太极,每个宿舍作为一个整体单元来判断内事。

第二种类型:大楼朝向与门向、梯口不一致。如大楼梯口设置在大门口的背面,梯口有后门出入上楼。这种格局,须分层而定坐向。大楼一层以大门为向,二楼以上各层以楼背梯口为向。此外,还有梯口在大楼各侧面的,凡梯口露外有门出入,都可为向口。

第三种类型:多门多梯口。例如杨桃形大楼,有多个门口多个楼梯上楼,是个多坐向的大楼。凡楼层上的房间,以就近的门梯口为向口。若房间处在两个楼梯中间,就以两个梯口为向综合判断内事。

第四种类型:大楼前、后门一样大小。例如,大楼前后皆有公路,于是开了两个同样大小的大门,如何确定坐向?一是看地势,以高地为坐,以低地为向;二是看元运旺衰。地气往旺方流聚为主流,一运坎方,二运坤方,三运震方,四运巽方,五运中间,六运乾方,七运兑方,八运艮方,九运离方,这就是地“气”有顺、逆流动情况。当今八运,地“气”往艮方流动,若开大门往艮,尽管艮方地势偏高,地“气”也会逆高而流动,在两门同样大小情况下,以艮方为向。

第五种类型:大楼无大门。例如,大楼一层用作停车场,空荡无围墙,怎确定坐向?以楼梯口为向。因为,地“气”涌上来后,与天“气”相结合,成为天地阴阳之“气”,楼梯口吸上楼各层去,各房间皆纳此“气”。

总之,现代建筑设计新颖,形式多样,以上归类也仅属基本反映,无法囊括类型。但是,只要掌握好阳宅以大门为向的基本原理,注意处理好一大门、二梯口、三地势、四元运的关系,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0一一年八月五日

于海南省海口市